诚信在线客户端下载_诚信在线开户_www.cx189.net

诚信读书

当前位置:诚信在线主页 > 诚信读书 > >

笔下留情| 饶宗颐自言之「拖泥带水,见异思迁」

来源:诚信在线开户   日期:2019-01-21

  对于昨天以101 高龄仙逝的饶宗颐教授,媒体上有连篇累牍的报道,有各种不同的尊称,如学问泰斗之类。在我看来,最恰当的是简单的两个字:通人。

  

 

  饶宗颐教授(笔者提供)

  任何人读到饶教授生前涉猎过而都有建树的学术领域,都会瞠目而惊。一般人,只要在这百花之一瓣上取得成就就了不起,岂能「瓣瓣都掂」(粤语:每个范畴都出色)?

  这与他的家学渊源、个人秉赋、勤奋好学都有关系。还有一点:够长命。

  几年前,在一个讲座上听了叁位学者介绍饶教授的为学之道,叁人都提到,饶教授的一个优势是长命。惯于通宵工作的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郑炜明曾得到饶教授的告诫:「做学问不是斗搏命,而是斗长命。」饶教授从事学术研究长达八十几年,比很多人一生寿命还长,很多成就是煺休后取得的,叁分之二着述出版于六十岁之后。

  有人把他与龚自珍、王国维相比,他说不敢当,亦不公平,因为龚只活到49 岁,王亦只活到50 岁,「以他们五十岁的成绩,和我八九十岁的成绩比较是不够公平的」。他当年97岁。

  在漫长的学问求索岁月中,饶教授建立了「六合观」。他尝说:「空间是什么?是东西南北四方,还包括天地,也就是六合。许多人知道前面,不知道后面;看到四方,忘记天地。我的认识论是,站在高山上,从高处往下看。」他认为,从高处往下看,视野就扩大了;否则只能微观,看不到大问题。「如果只有四方,没有上下,落想就不高」。落想,即构思。所说的「上下」,既是空间概念,也是时间概念。

  他批评分割时间与空间的研究方法:「一般来讲政治文化史只注重时间的演变,忽略空间,这是个缺陷。」而他融会空间与时间,「贯通上下古今,贯通万界万物」。

  他的「四重证据法」就是这样形成的。王国维提出古史研究要结合纸上材料与地下材料的「两重证据法」,饶教授提出要加上甲骨,之后又提出要加上域外记载,是为「四重证据法」。

  于是,他看似信手拈来,通过一片甲骨、一个陶符、一句敦煌经文……就联通古今,引证中外,有所创见。这样的融通,是学问长久积累的绽放,是苏东坡所云「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的最佳写照。

  北大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楼宇烈也提倡做学问要「通」,所谓「四通八达」,「四通」就是打通中西东、古近现、儒释道、文史哲。有这四通,才能八达。他爱说,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那一代思想家都是通才。「南饶北季(羡林)」当然也是,都故去了。

  饶教授对于自己的「通」则有「拖泥带水」之戏说,皆因好奇心使然而「百足咁多爪之故」(像蜈蚣般多足爪)。他自言:「读书须贯通,做学问也须贯通,长期以来,我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拖泥带水。这一习惯,说得文雅一点,就是一种联系,将十万八千里以外,看似毫无牵连的问题集中一起,进行探究。所以,面铺得较宽。」

  饶教授又言,「我平生治学,所好迭异」;自号「选堂」,「以选名吾堂,正好可表示自己学有叁变」。在做学问上经常「见异思迁」,是因为「我的求知欲征服了我整个人,吞没了我自己。我觉得做学问是一种乐趣。我研究很多很多问题,我学会了一种又一种文字。为了寻找一件事的根源,我一定要找到塬来说的那句话。这一过程,要很有耐心。有些问题,慢慢研究,竟花费了十几年。」

  他说得好:「学问其实是积微之功,在于点滴之积累。人的生命如同蜡烛,烧得红红旺旺的,却很快就熄灭。……这也就是说,身体才是做学问的本钱。」

  对于教授的学问,每次接触,都有高山仰止之叹。搜寻这里的文字,多有感叹的纪录,重新整理一下,温故知新,仍颇觉有所得。饶教授的遗教是香港文化传承中一座宝库,有助打破此间不少人偏狭的眼界,扩大胸怀。一个字:要「通」。